首页 > 韩国新闻速递 > 韩国政治 > 由国情院涉嫌非法监视 韩公务员界陷入“监听恐惧症”

由国情院涉嫌非法监视 韩公务员界陷入“监听恐惧症”

2015年07月22日 10:43  来源 :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曾担任国会情报委员会委员的一名国会议员最近在对话时会关掉智能手机电源。要求匿名的该议员表示“因为用黑客软件可以对对话进行录音并且进行位置追踪”。直到六个月前,他还在使用2G手机,现在有两部智能手机。即便如此,重要的通话他还是使用iPhone的免费视频“Face Time” 通话。他说明称“Face Time是用卫星经由海外,而不是通过国内基站,因此检察厅即使进行没收搜查也不会暴露”。

随着国情院被爆涉嫌购买黑客软件以及非法监视,公务员中的“监听恐惧症”正在扩散。就连曾担任政府高层人士也担心自己的手机会被情报机构监听。

曾在李明博政府任高官的一位人士7月21日表示“从任现职开始,就办了‘大炮手机’(为隐藏自己的身份,以他人名义申办手机号码)。现在我觉得(情报机构)可能会监视我的电邮和手机,于是不用这个手机,又买了新的”。他表示“如果有要事相谈,我不会用电话或电邮,而是会直接见面”。

在野圈也有很多人士喜欢“直接面谈”。新政治民主联合前代表金韩吉(音)就是如此。金前代表方面相关人士表示“与议员联系时会使用手机,不用有线电话,也不用内容会被保留的短信”。金前代表没有KaKaoTalk(智能手机聊天软件)帐号,不跟在野党议员“群聊”。

此外,就连执政圈人士也有“手机回避症”。政府下属机构相关人士透露称“跟新国家党议员一起吃饭时,如果是重要通话,会使用饭店的座机电话”。

在韩国手机用户中,2G手机用户达到550万人,这相当于在全部用户中每十人就有一人使用2G手机。据业界说明称,虽然很多人是因为业务或年龄大而坚持使用2G手机,但也有很多人是考虑到安全问题。一位移动通讯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很多人认为,智能手机如果被植入恶性代码,会被盗取很多资料。因此与2G手机相比,安全性更差”。新国家党某高层议员也还在使用2G手机。

此外还慎用社交网络服务(SNS)

在与意大利Hacking Team公司来往的电邮中,国情院方询问了关于KaKaoTalk黑客的问题。新政治联合议员安哲秀主要使用美国版KaKaoTalk“Viber”。安议员方面相关负责人转达称“跟辅佐团队也用 Viber进行沟通,因为安全问题”。Viber的总公司和服务器在美国。

此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政治人士和公务员喜欢用服务器放在德国的“Telegram”。曾担任检察官的新国家党议员金勇男表示“大家都觉得KaKaoTalk不安全,都换成了Telegram,因此我也换了”。

政府机构也很小心谨慎

此外,管理国家主要情报的机构也非常致力于手机安全性。国防部部长、联合参谋本部议长、本部长等主要军队指挥官自2010年以后用具有防止监听功能的秘密手机作为业务手机使用。在2G手机后边安装了一个跟电池差不多大的秘密设备。韩国防部方面说明称“这是为防止被朝鲜等监听”。韩外交部等政府部门高层公务员使用政府发放的阻止安装未经批准的应用的安全手机。

国情院职员过去主要使用2G手机,因此情报机构担心被监听更受到关注。但据悉,从2013年南在俊前院长在任时就开始普及使用智能手机。一位国情院相关人士表示“在李丙琪前院长在任时期,情报院被指责‘情报员不使用智能手机是个问题’,之后开始使用智能手机,但院内的监控和录音设备的运作都被切断”。

对于“监听恐惧症”扩散一事,韩政府相关人士表示“监听是非法的,监视也要获得法院的许可才能进行”,“韩国手机即使获得许可,没有设备,也无法进行监视”。该相关人士解释称“连黑客软件——远程控制系统(RCS)也不能监控KaKaoTalk,虽然可以监控短信和电邮,但要获得(总统的)全面许可才能进行”。

曾担任国会情报委员长的新国家党议员徐相箕表示“借此机会,要为国家安保和杜绝犯罪制定合法监视范围,制定相关制度杜绝非法监视”。

新闻首页

韩巢预订中心
・营业时间09:30∼18:00(韩国时间)
※中国时间 08:30∼17:00
・休息日周六日、韩国法定节假日
道路名地址”是?
2014年起,开始实施的韩国新地址标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