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国新闻速递 > 韩国社会・文化 > 国家生存须制定低生育率综合对策

国家生存须制定低生育率综合对策

2015年11月06日 15:29  来源 :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中国政府废除了维持了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虽然在两年前国家放宽政策规定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育二胎,如今放宽到所有夫妇都可以生育二胎。这是为了预防今后面临的老龄化人口的加速和劳动力减少的措施。根据联合国估算,中国15~64岁总劳动力去年已达到顶峰,今后会逐渐减少。  

中国人均收入仅为7500美元,还处于较低水平。随着老龄化加剧,会产生对于经济增长长期迟滞的担忧,同时也存在对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最终难以发展成高收入国家的忧虑。劳动人口的减少降低了经济增长率。老年抚养比例的增加降低了民间储蓄率,提高了政府的保健、福利支出负担。  

中国虽然适时推出了提高生育率的政策,但低生育率已经模式化,恐怕收效甚微。即使目前生育率得以增长,等到劳动力增加也需要再过15年时间,短期内难以对经济增长起到大的帮助。  


韩国是超低生育率国家。合计生育率(一名女性一生中预计生育的平均子女数)为1.2名,世界最低。低生育率导致劳动力预计到2050年会从现在的3650万名减少近1000万名,仅剩2700万名。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从现在的13%增至35%。人口减少导致经济规模缩小,老龄化导致经济活力下降。  

政府因过去十年间的低生育率对策投入的预算超过了60万亿韩元,但是生育率还是持续下降。最突出的是结婚数从1996年的43.5万件减至去年的30.5万件。在日本有很多认为结婚就是 “让人终生被配偶、孩子、住宅融资金三大不良债券套牢的制度”的“嫌婚派”。45~54岁日本人中,生来一次都没结过婚的人的比例-“终生未婚率”,2010年男性达20%,女性达11%。韩国终生未婚的人也在逐渐增多。

回顾19世纪以后西欧的历史,经济增长带来收入增加,生育率一开始上升,后来持续降低。虽然家庭收入增加后自然会想要生育更多的子女,但是养育子女的物质费用和时间,放弃的机会成本也变大,只能减少子女数以便更好地抚养少数子女。尤其是由于女性的劳动市场参与增加和工资收入增高使得生育率持续降低。  

韩国在韩国战争后生育率也很高。从1955年到1963年出生的婴儿潮一代人使得劳动人口从1970年到2014年增加了超过2000万名。婴儿潮一代人虽然收入增长了,但比起过去一代人,多数选择了减少子女数,在好好抚养子女方面投资更多。生育率降低,子女在更高一级学校的入学率显著增高。1982年仅为10%的女性大学入学率,如今达到85%。  

生育率低是收入增加和女性教育和经济参与活跃化导致的不可避免的经济社会的变化结果。需要树立既能提高女性雇佣率同时又不妨碍经济增长,也能提高生育率的综合性对策。想要强行提高生育率的话会降低女性雇佣率和增长率。  

韩国女性的社会参与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很不足。女性经济活动参与率58%,比男性的79%低很多。特别是年近三十的女性参与率为73%,年近四十的女性由于生育和育儿的负担参与率降至57%。产假和带薪育儿休假扩大,保育设施扩充和养育费支援,课后学校项目扩大等政策持续实施,支援已婚女性兼顾家庭和工作。需要改变为职场工作条件灵活,不因生育导致经历中断,容易再就业的劳动市场。扩大男性育儿休假,增加男性分担家务和子女养育的时间。最近政府三次发布的应对低生育率·老龄化社会基本计划的生育费用支援、加强住宅支援等对结婚、生育的直接支援也是必要的。  

为青年们提供高收入的好工作岗位也是增长友好型生育政策。尤其是面向已婚女性的工作环境好的高端服务业岗位应该大量增设。现有低生育率应对政策收效甚微的话,也需要检讨增加国际结婚和移民的政策。  

新闻首页

韩巢预订中心
・营业时间09:30∼18:00(韩国时间)
※中国时间 08:30∼17:00
・休息日周六日、韩国法定节假日
道路名地址”是?
2014年起,开始实施的韩国新地址标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