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社会・文化

“孤独婚礼”恐惧症,结婚仪式代招宾客的服务登场

社会・文化 2016年05月16日 15:34

记者通过结婚、育儿专门网络论坛“remonterrace”认识了A某(33岁)。看到A某在论坛上留下的“婚礼将至,宾客人数不多,担心得夜不成寐,急招‘互助换工团’,有意者站内信联系”帖子,记者向A某发出了站内信。

记者:“在remonterrace上看到了您留下的消息,我很想帮助您,对您的困境表示同感……”

A某:“时间紧迫,原以为不会有人回应,没想到还真有人发来了消息,谢谢您。”

A某是个两周后将在京畿道城南市举行婚礼的准新娘,她说“我朋友不多,而且很多人都在孕期,只好招募一些陌生人做婚礼宾客”。在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双方还为在婚礼上能够认出对方进行了“照片交换”。她说“您就当参加了亲密姐姐的婚礼,到了之后去新娘准备室愉快打个招呼,而且一定要参加合影拍照才行”。

记者:除了我还有其他人吗?

A某:是啊,京畿道广州也有个人过来,她会带着未婚夫,他们计划在7月结婚。

4月23日婚礼当天,现场气氛颇为冷清。记者上午11点到达仪式现场,按照A的嘱咐进入新娘准备室打招呼“姐姐,我来啦”!A某先是一愣,继而愉快地笑着说“来得挺早啊”。休息室里还有一名A的朋友,她说“这是我关系要好的妹妹,打个招呼吧”。

我们尴尬地互相问候了一声,随即进入了婚礼大厅。大厅里坐着不到100名宾客,看上去大部分都是新郎和新娘的家人亲戚。记者在从未谋面的人群中找了个位置坐下,并四处张望着想要寻找另一名“互助换工”者,却始终没有发现。

婚礼结束后记者参加了合影留念。听到摄影师说“新娘新郎的同事和朋友们请站出来”,记者往前走了一步,站在距离新娘很近的位置。就这样,记者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了A某的婚礼合照里。仪式结束后大概过了一星期,记者收到了A某的短信,她说“感谢您能来,您结婚时我一定会去”。

30多年一直互不相识的A某和记者之所以能够以“新娘和宾客”的身份结识,主要是因为A某的“孤独婚礼恐惧症”。这是婚礼前很多人都会经历的“流行疾病”。这种疾病的症状在于担心出席自己婚礼的宾客数量过少,因为他们认为“宾客数量是向外人展示自己人际关系的一个指标”。如果情况过于严重,他们甚至不惜招募“假宾客”滥竽充数,只为避免成为没有宾客出席婚礼的“孤独婚礼”。

《中央日报》与结婚信息公司Duo在4月11日到25日之间针对361名二三十岁未婚男女进行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240名(66.5%)应答者表示“曾为婚礼宾客过少而感到担心”。对于贺客过少的原因,大部分应答者选择了“大家都在为各自的生活奔忙”(42.9%)和“人际关系太过欠缺”(33.2%)等等。对于宾客过少时最为担心的后果,大部分应答者选择了“周围人的异样视线”(45.5%)。

大部分应答者认为,婚礼上的宾客数量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宾客数量体现了一个人平时的人际关系”(45.4%)。结婚咨询企业Euowed的金艺媛(音)组长说“不少准新娘新郎都会围绕宾客问题前来咨询,包括‘如果己方的宾客数量少于对方该如何是好’、‘婚礼上如果大家因为宾客数量少而对我指手画脚该怎么办’等各种问题。还有顾客询问我能否帮忙联系代为招募婚礼宾客的网站”。事实上,在门户网站上搜索“代为招募宾客”,就可以找到相关信息,一名宾客的时薪大约在2万~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1元~277元)之间,包括以宾客身份出席婚礼并一直待到最后参加合影。

准新娘新郎聚在一起进行“互助换工”的文化也应运而生。从4月份到5月9日之间,Remonterrace上共出现了50多条招募“互助换工团”的帖子。“互助换工团”主要由相似时间在相近地区举行婚礼的情侣构成。在自己6月份结婚前开始提前参加宾客换工的郑某(31岁)说“我们8名准新娘正在进行换工聚会,由于越来越多人在自己结婚后就断了联系,开始‘潜水’,所以我们还每人缴了10万韩元保证金”。

专家们指出,人们之所以如此看重婚礼宾客的数量,是韩国特有的“体面”文化所致。高丽大学社会系教授尹仁珍(音)说“宾客文化鲜明体现了韩国社会把‘他人视线’作为重要判断标准的现实”。

事实上,亲戚邻居共聚一堂的热闹“办喜事”的婚礼文化也是韩国自古就有的传统文化。但是,这种婚礼赖以生存的基础——过去的共同体社会早已解体。这也是韩国社会中“孤独婚礼恐惧症”日渐深化的一大原因。国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崔恒燮表示“宾客临时工或换工等文化逐渐盛行起来,便是韩国逐渐进入‘孤立社会’的一个证据”。

COPYRIGHTⓒ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扩大照片 新闻首页

分享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