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经济

李在镕正式掌握大权 三星重新扬帆起航

经济 2016年10月28日 13:50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正式成为执行董事。李副会长在过去逾两年间一直代替三星会长李健熙,引领集团发展,而此次他正式接管经营大权,预示着三星将开启“李在镕时代”。

10月27日,三星电子在首尔瑞草办公楼举行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有关李在镕副会长的公司董事任命方案。主持股东大会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权五铉提交相关议案并表示,“为应对极速变化的市场环境,实现持续增长,我认为有关李副会长的理事任命一事应立刻提上日程”。出席股东大会的400余名机构投资者以及小股东等全票赞成通过了该任命方案。

至此,1991年进入公司的李在镕副会长在25年后正式成为公司董事,而创始人的家族成员成为执行董事距2008年李健熙会长辞去理事一职时隔8年。李在镕副会长在过去的两年间出售了化学、国防产业等公司边缘项目;同时还对事业结构进行了调整,大力扶持生物、电子设备(汽车配件)以及金融等未来成长动力。然而由于李在镕副会长并非理事会成员,因此无法正式行使议事决策权,也不能为决议承担法律责任。

首尔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宋在镕对李在镕副会长进入理事会一事评价称,“这意味着三星迎来了领导者时代更替的重大转折点。李健熙会长带领三星电子由数量增长转向质量增长,李副会长也应青出于蓝带领集团上下更上一层楼”。

在Galaxy Note7停产的危机下,李在镕副会长上任的战略意义在于,一方面能向市场展现出三星善后的负责形象,另一方面也可将此次危机作为三星改善经营的跳板。

延世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申东烨表示,“李在镕副会长选择的这一时机恰到好处”。申东烨教授提议称,“要想克服危机,就应分析组织现有问题,同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做好重建组织框架的准备。为将三星电子重新打造成21世纪创造、创新企业,培养新的组织文化势在必行”。

具体而言,随着速度至上的经营文化、自上而下式的组织文化由于Note 7事件而浮出水面,这些问题都将成为公司的改革目标。宋在镕教授解释道,“要想提升产品质量,三星最需要注意的就是防止重走过去的管理老路。这并不是要公司彻底放弃速度至上的制造业竞争力,而是同时还需逐步加强培养横向、创意性组织文化”。KAIST管理学院教授李炳泰表示,“为培养高效、创新的组织文化,庞大的三星电子还需考虑分割各项目部门”。

管理学者们认为李在镕副会长最大的自信点莫过于其所拥有的“全球网络”。李在镕副会长与苹果CEO蒂姆·库克、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以及软件银行的孙正义会长等都保持着密切往来。高丽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李晩雨建议道,“此等网络对于捕捉极速变化的信息通讯技术(ICT) 市场动向、掌握新兴项目技术以及引进人才方面都大有裨益。李在镕副会长应将日常管理交由专业管理人员负责,同时充分利用好这一网络,从而大展宏图”。

随着李在镕副会长正式成为理事会成员,外界开始要求其将经营理念与集团目标告知集团内外。汉城大学贸易学系教授金尚祖提议称,“在危机面前,李在镕副会长需亲自发声‘万事有我负责,大家向着这一方向前进’才能团结职员并说服外部利益关系人”。

从中长期来看,稳定三星电子的经营权也是李在镕副会长所需面临的课题。三星创始人一家所持有的三星电子股份不足5%。提议将三星电子拆分为控股公司的美国对冲基金埃利奥特资本(Elliott Management)的议案对于提高经营权支配能力最为有利。首尔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李京默表示,“要想转换为控股公司,需要修改法案,并花费巨额费用等,在短时间内很难实实现”,“除此之外公司还需全方位应对来自外部的经营权之争”。

当天的理事会还通过了有关将三星电子打印解决方案事业部出售给美国HPI的相关议案。同时智能手机产业总负责人申宗均代表(IM部门总经理)也到场就Note7事件向股东们道歉,其承诺道,“在自查的同时还将委托第三方权威专业机构展开独立调查。此外还将对电池以及硬件、软件和制造工序、物流等方面进行仔细分析,从而彻底查明原因”。

COPYRIGHTⓒ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扩大照片 新闻首页

分享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