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国新闻速递 > 韩国社会・文化 > 禽流感致韩国鸡蛋紧缺 相关行业生计受威胁

禽流感致韩国鸡蛋紧缺 相关行业生计受威胁

2016年12月22日 11:34  来源 :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图为首尔衿川区秃山洞鸡蛋批发市场。用来搬运鸡蛋的手推车平时会装满200板,但受禽流感影响,现在可供搬运的鸡蛋所剩无几。

“对不起,没有蛋了(指鸡蛋)。请回吧。”

“这地方也没有的话该怎么办呀?再这样下去我们饭馆就要关门了。”

12月21日下午3时,在首尔衿川区秃山洞的一处鸡蛋批发零售市场。从清早到现在已有50多名零售商赶来,但大都空手而回。此前每天都要买走200板鸡蛋的零售商崔昌默(45岁)一边说着“碎的也要”,一边拿起了放在角落的5板鸡蛋。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两周。此前,这里鸡蛋的日均销量达1.5万板,但当天只剩下了300多板鸡蛋。若这些为老主顾留出的应急鸡蛋都卖光的话,就只好关门歇业了,因为农场都说没有鸡蛋可供出售。姜钟成(音,57岁)社长表示,“干了30多年,也经历了多次禽流感(AI),但鸡蛋紧缺现象还是头一次发生。不光我们,就连与我们有生意往来的面包店、超市老板都快要关门了”。

鸡蛋市场出现大乱。相关零售业者和个体户的生计受到了威胁。负责向首尔银坪区一百多家餐饮企业供应食材的李宰权(音,40岁)表示,每天都会接到五六通要求“送鸡蛋”的电话,但只能反复告诉对方“我也没办法”。他以前每周供应1000板鸡蛋,而在AI扩散后锐减到了原来的五分之一。他说道,“餐馆老板都觉得没法做生意了,担心会生出大乱子”。

韩国农水产食品流通公社资料显示,上月21日为5412韩元(以每板特种鸡蛋为标准,平均价格)的鸡蛋价格进入本月后连连上涨,由14日为6072韩元(最高价7180韩元)升至16日的6365韩元(最高价7300韩元),21日又蹿升至6866韩元(最高价8080韩元)。业界纷纷抱怨称,鸡蛋面临即将断货的境地,价格也高得离谱。

京畿道河南市鸡蛋批发企业社长A某指出,“尽管有人指责批发商在牟取暴利,但供应吃紧导致行情崩盘,卖家当然坐地起价了。仅在首都圈一带倒闭的鸡蛋零售商户就达到了1000人”。在首尔九老区经销鸡蛋长达30年的元某(53岁)打算改行卖大米或泡菜。他说道,“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连个诉苦的地方都没有”。

次生灾害也日益加重。紫菜包饭店或面包店处于“硬撑”的状态。一周前刚在首尔恩平区开业的蛋糕连锁店老板李某(43岁)每天需要70板鸡蛋,但近来连一半的数量都难以买到,全家都奔走于各个大型超市买鸡蛋。他大倒苦水,称“已签了租房合同、装修了店铺,不能不开业,就是亏钱也得撑着”。在京畿道安山市经营一家韩国料理馆的尹锡烈(音,40岁)表示,“已决定暂且用其它食品代替此前一直向顾客提供的鸡蛋卷”。

普通家庭也在经受着煎熬。正在休育儿假的公务员权某(35岁)表示,“上周末去了一趟大型超市,看到一板7000多韩元的鸡蛋价格吓了一大跳。吃婴儿食品的孩子特别喜欢吃鸡蛋,真担心哪天在超市买不到鸡蛋了”。家住首尔麻浦区的主妇朴某(34岁)说道,“小区超市里找不到鸡蛋,就背着孩子去了大型超市。为了买鸡蛋要专门去大型超市,这还是头一回”。

随着情况越来越严重,对政府的批评声浪也日益高涨。主妇朴姬玉(音,52岁)说,“和提早进行了防疫的邻国日本形成了鲜明对照。缺少国家安全总指挥”。韩国鸡蛋流通协会会长姜成钟(音)指出,“如果事先阻止了京畿道抱川市这一鸡蛋最大产地的疫情,也不至于到停业的程度,缺乏初期应急对策”。

新闻首页

韩巢预订中心
・营业时间09:30∼18:00(韩国时间)
※中国时间 08:30∼17:00
・休息日周六日、韩国法定节假日
道路名地址”是?
2014年起,开始实施的韩国新地址标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