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韩国新闻速递 > 韩国社会・文化 > 韩政府不应一味责怪中国 须寻找空气治理良方

韩政府不应一味责怪中国 须寻找空气治理良方

2017年04月21日 09:49  来源 :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4月20日是谷雨节气,虽然韩国南部等地区普遍为阴雨天气,但全国的可吸入颗粒物的浓度依然是“差”水平。韩国市民失望地表示,“即使雨过天晴之后也很难看到蓝天”。据韩国国立环境科学院空气质量统合预报中心称,今年1-3月,细颗粒物平均浓度(32微克/立方米)达到近三年来的最差值。上个月,韩国环境部发表分析报告称,国内可吸入颗粒物的“国外影响”最大达到86%,实际上将中国指定为“罪魁祸首”。之前,韩国环境部一直表示,来自中国的可吸入颗粒物的影响平时为30-50%,在浓度高非常严重时为60-80%。

问题在于,韩国并没有充分的理由将责任归咎于中国。韩国亚洲大学预防医学系教授兼环境运动联合代表张栽然表示,“韩国政府声称原因在于中国的依据只有‘刮西风时,浓度会逐渐上升’。若以此为由向中国提出抗议,这简直就是在国际上丢脸”。韩中两国2014年签订《关于环境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并进行共同研究,但也仅限于确认中国国内的可吸入颗粒物情况。

韩国环境部还未公开研究成果。若想要掌握中国的可吸入颗粒物如何抵达韩半岛,就需要各种数据。例如,中国工厂的位置、汽车燃料、尾气和小型餐馆的污染排放系数等数据。中国国内的学者已从数十年前开始研究中国全境的可吸入颗粒物扩散程度并正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但韩国学界的研究却尚未达到这一水平。而且韩国从未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过韩国出现可吸入颗粒物的原因的相关研究成果。

最近,韩国环境财团代表崔冽(65岁)等七人对韩国和中国政府提起了可吸入颗粒物损害赔偿诉讼。对此,中国网友在微博等SNS上表示,“韩国声称本国的大气污染是因为中国,这种说法真荒唐”,反应很激烈。专家表示,即使真的对中国政府开始审判,若没有可证明中国责任的具体资料或研究成果,即使提起诉讼,未来也不会有什么帮助。

韩国国际环境法专家、亚洲大学法学专业研究生院教授苏秉天表示,“现在我们没有资料来证明来自中国的可吸入颗粒物程度以及国民健康因此受损到什么程度,因此不便进行法律应对”。而且韩国首尔市立大学大气环境工程系教授金信道也表示,“韩国政府曾发布称可吸入颗粒物的85%来自汽车尾气,今年称是因为中国”。他还接着主张称,“污染原因不明确,但遭受损失是事实,因此要从实际上进行处理。若韩国政府无法顺利进行分析,那么就要向国内学者们透明公开原始数据,一起商讨解决方案”。

韩国庆熙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金东述表示,“韩国政府在近二十年间只集中于减少汽车尾气”。此外,搁置了三十多年的韩国国内污染排放规制基准也是个问题。按照现行的规定,工厂等企业排放的“灰尘粒子不得超过500微米”,因此韩国政府正放任可吸入颗粒物和细颗粒物排放。也就是说,因为针对中国的“外部影响论”,韩国政府逐渐疏忽在本国国内改善可吸入颗粒物和细颗粒物排放的问题。

2015年,在韩国255家可吸入颗粒物测定所中,达到环境标准(100毫克/立方米)的只有10.7%。对于灰尘粒子大小的环境基准也是自1983年制定法规以来从未修订过,而且直到32年后的2015年才追加了细颗粒物基准。美国在1997年便已将可吸入颗粒物囊括至环境基准内。

金东述教授还补充说道,“因学术界的研究活动消极、企业遗忘社会责任以及政府的安逸态度,韩国的空气质量基础研究被忽视。韩国要从现在开始寻找中长期的解决方法”。

新闻首页

韩巢预订中心
・营业时间09:30∼18:00(韩国时间)
※中国时间 08:30∼17:00
・休息日周六日、韩国法定节假日
道路名地址”是?
2014年起,开始实施的韩国新地址标记法。
韩国旅游从韩巢积分开始 韩国免税店优惠券总汇
TOP
韩国正品网购